The Bund

传统餐饮业试水在线订餐

上海虹桥金古源豪生大酒店:今年7、8月份正值旅游旺季,西宁市限额以上住宿餐饮业有较大增长,进入9月,旅游逐渐转淡,限额以上住宿餐饮业营业额开始不断下降。 在全社会倡导反对餐桌浪费、厉行勤俭 曾经有业主风趣地说道:“比住运达房子更高兴的,是跟着运达去旅行”。 的确,自2011年开盘以来,运达中央广场全球奢华酒店品鉴之旅已经成功举行了5季。业主们分别领略了 。

    传统餐饮业正告别实体作战、贴身肉搏的“小城故事”,走向互联网浪潮的大时代——

    当互联网在改变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时,吃饭这件事也跟它沾上了边。去年以来,太仓大大小小的餐厅里开始出现二维码,进餐厅,扫二维码、加粉丝开始成为服务员的服务内容之一,不少餐厅更开始试水在线餐厅。传统餐饮业正告别实体作战的竞争模式,把竞争场地转向虚拟网络。

    近日,市民张先生走进海运堤上的源泰东南亚餐厅,刚一落座,服务员就热情地问道:“您有加本店的微信吗?现在加微信可以马上获赠甜点一份、48元的菜品一份,还有一杯饮品。”张先生欣然当上了该店的“粉丝”,成为一名“微信会员”。当价值近100元的赠品菜点悉数上桌时,张先生感叹道:“这是餐厅花钱收买粉丝的节奏啊!”

    而吃货周先生已经把在线订餐玩转了,在他的手机里,装着大众点评网、美团网等APP,要是在外就餐,便会习惯性地拿出来查询一番。“第一次用在线订餐是去万达广场一家以焖锅为主打的餐厅,真是没想到,在店里要花200多元的套餐,在美团上花128元就搞定了,然后就开始有浏览这些APP的习惯,外出吃饭,靠这个省了不少钱。”这家焖锅餐厅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他们在美团网、拉手网以及太仓本土的爱尚太仓团都投放了团购套餐广告,效果很不错。

    除了借助大众点评网等订餐平台,太仓不少餐厅也自己找团队,开放了自己的微信服务号。如位于华旭曼度广场的豪记港式茶餐厅,其微信服务号已有近1000名粉丝,每个月定期推送一期内容。该店老板袁先生介绍,他将店里的微信服务外包给了一家公司,每个月由专业团队来拍照以及编写文字,向粉丝们推送优惠活动与新品介绍。平台还开放了在线订餐,顾客提前预定烧肉、烤乳猪等菜品,能够让厨房更好地掌控出菜时间,让顾客能品尝到最佳口感,同时,该平台也接受顾客反馈意见,成为与粉丝们交流的阵地。

    “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,移动互联网都在改变人们的生活,传统的餐饮行业也不例外。”采访中,一些餐饮企业的负责人如是说,对于讲究环境和地段的餐饮企业而言,节省房租已不可能,人力成本更是逐年攀升,但是在线订餐却能节省餐饮企业的时间,提高翻台率,用户在家里或者在排队的时候就把菜点完了,节省了点菜的人力,提高了厨房的出菜率,收益也上去了。通过在线订餐,餐厅还能收获客户的数据,以后可以通过手机号码定向推送营销信息。此外,增强用户粘性也是一方面,太仓这座城市,消费能力不错但是人口偏少,通过在线营销能够让老顾客更多了解餐厅的动态,刺激顾客回头消费。

    爱尚太仓团负责人曹艳春介绍,目前在他们网站上投放团购广告的有市区的150多家餐厅,网站专门开发了手机APP,每天通过PC电脑端和手机端口在线订餐的有300多个订单,等到网站涉足沙溪等乡镇的餐饮,订单量势必更可观。“我认为,随着时间的推移,对于消费者来说,在线订餐后再到店消费会变成一种习惯,对于商家而言,通过在线订餐会获得更多的订单和市场份额,而随着在线订餐越来越成气候,商家给出的优惠力度也会逐步变小,在线订餐初期的微利润则会逐渐走向正常利润。”

上海虹桥金古源豪生大酒店 今年4月,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召开的第50届国际饭店与餐馆协会年会上,瑞士籍的瑞士饭店和酒店业主协会(GastroSu-isse)首席执行官卡西米尔·普拉茨尔(CasimirPlatzer)当选为新一届国。 本来要尽兴游玩,现在只能利用白天时间逛一逛,然后到烟台住宿。五一黄金周这几天,烟台的中高档 酒店 几乎都迎来了从青岛和大连分流过来的游客,这使得烟台 酒店 的价格。

服务与设施

商务中心为企业提供专业的服务与会议设施

> 了解设施详情